姑苏烛湛寻无羡

【忘羡】庆生

【忘羡】庆生

*ooc+渣文笔预警

*回忆有私设

*现在进行时


姑苏的深秋酝着初冬的寒意,泛黄的玉兰树叶飒沓地落满了整个云深不知处。

刚入寅时不过半刻,蓝忘机就顶着一身风尘乘剑去往相隔甚远的云梦故地。

今日是魏无羡的生辰,他去寻着记忆中魏无羡向他提过的一切。

到时卯时已过半,但已有众多小贩在街道置铺开张。

金色独眼怪风筝、常去的那家酒馆的陈酿、忘了味道却仍怀念不已的小食……

哪怕这些东西时年已久,寻起来十分不易。

蓝忘机将避尘收回鞘,任风猎猎吹起素白的衣袂。

他在一家半敞着门的酒馆前驻足,目光投进屋子。

还没到开张时间,酒馆里只有一个头发微白的,似掌柜的人正在不紧不慢地擦着桌子。

蓝忘机缓步走入,那人见来者后微一惊。

“公子您买酒?这么早啊?”

蓝忘机颔首,道了声“是”,随后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老伯可认识魏婴?”

大名鼎鼎的夷陵老祖谁不认识。

酒馆掌柜上下打量过眼前人,旋即明白他所说的“认识”别有深意,皱眉思忖。

蓝忘机迎着他的目光,不避不闪,无比诚恳。

掌柜叹了口气:“这位公子问我作何?您也是修仙之人吧,修仙界的种种,我一个凡人怎么会比您了解的多呢。”

蓝忘机摇头,淡声道:“无关修仙,凡是关于他的,我都听。”

掌柜频频摆手:“实在是惭愧,人老枯黄,记性不如从前,只零星地记得十多年前鸡毛蒜皮的破事。”

“我听。”

老伯奇道:“蠢事、胡事、荒唐事,也听?”

“听。”

他从板凳上坐直,追忆片刻,娓娓道来。

什么邻桌醉汉诉苦——妻子嫌他穷舍儿子离家家而去。

魏无羡听后拍了一锭银子过去,叫他远离酒肆专心抚养孩子;

乞丐上门乞讨被轰出去,魏无羡一口饮尽杯中酒,走上前去,塞了锭银子拂袖离去;

小二被酒客刁难,他拔剑上前,吓得那伙人再也没来过。几日后掌柜察觉,正要发难时他又拍了锭银子息事宁人。

……

听着听着魏无羡所有的陈年往事,蓝忘机的心漾开了层层涟漪。

老伯讲完,蓝忘机将买好的十坛陈酿放入装了一堆刚买过不久的,各式各样东西的乾坤袋里。

他万分郑重地道了声多谢,遂在桌上放了一锭银子,款步离开。


云深不知处。

静室。

巳时刚过,魏无羡还在熟睡。

蓝忘机给他盖好被子,静静地盯着他的睡颜。

倏地,魏无羡一个鲤鱼打挺猛地坐起。

“……”

起得太快,魏无羡眼前一片黑,栽倒在蓝忘机身上,顺势吻了把他的头发,声音带着初醒的含糊沙哑:“蓝湛你去哪了啊?”

他闻到了檀香中掺杂着的酒气,带着莫名的熟悉,但不是天子笑。

他并不知道蓝忘机在他刚睡不久就离开了,以为蓝忘机只是像往常一样下山去给他买吃食。

他扳过蓝忘机的肩膀,望着那对淡色眼眸。

“蓝湛,你..到底去哪了?”尽管他已经猜得差不多了,但他更想听蓝忘机亲口说出答案。

蓝忘机不语。

“去哪了?”

依旧不语。

“蓝湛!”

蓝忘机的嘴角噙着淡淡笑意:“魏婴小公子,阔绰。”

“啊??”

他掏出袖里的乾坤袋,递给魏无羡,看向这人的眼神脉脉似一潭澹冶的幽泓。

“魏婴,生辰快乐。”


天呐😭😭😭

昕:

我们都一样,没办法用一杯水救两个人。

蓝湛是,魏婴也是。

get了

桉仔码头:

犬涯差互:

学到了!!

腌·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:

这什么?!!救星吗?!!!

💥一个恭而🍵:

哇手机可以做到吗😂🙏🏻不用每次上电脑了……

千水水麻辣味_:

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,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

快夸我可爱!【】